今日要闻 >加拿大必读>后院起火?美媒报道共和党温和派开始与特朗普划清界限,因其应对疫情太差>正文

后院起火?美媒报道共和党温和派开始与特朗普划清界限,因其应对疫情太差

时间:2020-05-03 07:48:11  来源:加拿大必读

纽约时报刊发长篇报道,指出越来越多的共和党开始与特朗普保持距离,说明特朗普已经开始影响共和党的选情。

在竞争激烈的选区,共和党温和派候选人在处理疫情问题上小心翼翼地保持着平衡。由于特朗普对疫情的应对饱受批评,他们急于和总统“划清界限”。

每天晚上,竞选第18届任期的温和派共和党众议员弗雷德·厄普顿(Fred Upton)都从他位于密歇根州西南部的厨房餐桌上,为他的选民发布有关新冠疫情的推送。其中,他强调了自己应对疫情的努力以及来自华盛顿的消息,其中也不乏民主党人的声音。

他在Facebook的更新中绝口不提总统特朗普,后者对疫情的应对饱受质疑,威胁到了共和党人今年秋天的选举前景。他也没有提到特朗普煽动性的疫情简报会,因为简报会已经成为一个对民主党人进行党派攻击,以及散布有关新冠病毒可疑言论的论坛。

“你必须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厄普顿在接受采访时说。他解释了自己在疫情期间是如何试图引导特朗普的表现的。“我已经很小心行事了。我说:‘让我们向前看吧’,而不是‘为什么我们几个月前不这样做呢?我对指责别人没有兴趣。我只想纠正错误。”

对于全国各地像厄普顿这样的中间派选区议员来说,眼下的处境颇为棘手。

他们很清楚,自己的连任前景如何,以及共和党能否有望重新夺回众议院控制权,是由他们对疫情的处理方式决定的。在新型冠状病毒肆虐美国之前,这些温和派已经被认为是政治濒危物种,现在他们还要抵御自己的选举前途可能会与特朗普对疫情的应对措施相挂钩的风险。他们需要独立选民的支持,而后者对特朗普的表现越来越不满意。

特朗普在新闻发布会上的好斗表现使温和派面对的挑战更加严峻。特朗普的政治顾问已经劝他减少露面。

“有时候确实很难,”纽约州共和党众议员约翰·卡特科(John Katko)在接受采访时说。他说,他希望自己的选民不会根据特朗普的表现,而是根据他本人的表现来评价他。

“作为一个共和党人,我在一个我可能不应该拥有席位的选区里坚持着——不光是坚持着,而是活跃着,”卡特科说。他是2016年希拉里·克林顿赢得的选区里仅有的两名谋求连任的众议院共和党人之一。选民“将根据我本人的表现来评判我,我就要求这么多了。”

为了确保竞选投票结果建立在他们自己,而非特朗普对疫情的应对表现上,脆弱的众议院共和党人转向推广独立的个人招牌,强调与民主党人的合作,在选民服务上加倍努力,并举办本地集会活动——尽可能避免提及特朗普。

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前众议员卡洛斯·库尔贝洛(Carlos Curbelo)似乎很熟悉这种做法,他在2018年曾试图在移民和其他问题上与特朗普保持距离,因为他想努力保住自己在南佛罗里达州一个多元化选区中的席位。但在中期选举的一场辩论中,他被扫地出门,进而令民主党控制了众议院。

"在新冠疫情的大环境下,总统仍继续鲁莽行事,“库尔贝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你会看到类似的情况不断发生,在竞争激烈的选区,很多共和党人会为了保住自己的候选人身份而与总统决裂。”

库尔贝洛说,在竞争激烈的选区,他的许多前同僚曾希望,严重的疫情将为他们提供一个能展示自己作为的舞台。但他补充说,随着特朗普的晚间疫情简报“更多地是关于总统本人和他个性的展示”,而不是关于疫情进展的通报,共和党人已经意识到这样发展下去有危险,当然最近的一些民调也证实了这一点。

共和党温和派正在尽其所能改变现状。在纽约中心区通过电话会议召开的线上本地集会中,卡特科强调了两党合作的重要性,称他的选民“厌倦了华盛顿的肮脏”。

卡特科最近与民主党参议员柯尔斯顿·吉利布兰德(Kirsten Gillibrand)合作,进行了一次这样的电话会议。期间,卡特科与本党一名领导人意见相左,拒绝了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提出的一项提议,即允许各州破产而不提供联邦援助。

“我将继续与民主党人合作,”卡特科对选民说,他指的是自己与吉利布兰德的关系。“我完全不同意米奇·麦康奈尔所说的——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在宾夕法尼亚州东南部,另一名共和党众议员布莱恩·菲茨帕特里克(Brian Fitzpatrick)也在尽最大努力避免回应特朗普的言论。他身处的远郊选区的选民,2016年也把票投给了希拉里。

本月,在被当地记者问及总统早些时候对新冠病毒轻描淡写,并把它与普通流感相提并论的言论时,菲茨帕特里克表示了异议。

“你得问问他之前为什么这么说,”菲茨帕特里克说。“我真的相信现在每个人都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抗击疫情。”

在密歇根州的一个电台节目中,当被问及是否同意总统对重启经济的乐观态度时,厄普顿回避了问题。他说:“虽然我们和总统一样非常希望重启经济,但我认为,最终还是要让疫情来决定事情的最终走向。我们知道,我们现在还没到那一步。”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些中间派共和党人如今面临的困境,与他们自特朗普当选以来不得不面对的情况是一样的,因为他们一再被要求对特朗普越来越具有挑衅性的言论和行动做出回应。但疫情的发生使事态急剧恶化,因为他们的选民首当其冲地承受了疫情带来的可怕后果。

在自己的选区内,议员们在很大程度上能够避免对总统处理疫情提出的直接质疑,他们反而需要巧妙回应选民和记者们对何时能拿到救济的强烈要求。

"人们现在要做出判断。鉴于刚刚发生疫情,他们想把执政的责任交给谁?"与众议院共和党会议合作的共和党民调员大卫·温斯顿(David Winston)说。"你试着做了正确的事情吗?人们想知道他们的民选代表是如何努力处理疫情的。"

这些努力已经转化为了一系列新提出的法案,由谋求连任的温和派议员提议并获得两党支持,旨在抗击疫情。卡特科与佛罗里达州民主党众议员斯蒂芬妮·墨菲(Stephanie Murphy)共同宣布了一项法案,目的是建立一个类似911事件审查委员会的机构,在疫情消退后检视政府的应对措施。卡特科试图让选民相信,该法案与政治无关。

他说:“我真心认为,这次疫情可能是一次机会,让人们看到两党合作是有可能的。我们还要挣扎一段时间。我认为,当我们整个国家还在奋力挣扎的时候,人们最不想听到的就是党派之争的废话。”

卡特科提出的法案中,审查委员会的成立时间将推迟到2021年,这意味着它要到选举之后才会开启调查。

在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宣布她将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来审查特朗普政府对疫情的应对措施后,主要面临来自右翼势力挑战的菲茨帕特里克批评此举不妥,呼吁两党团结一致。

他说:“我们都记得911事件发生的时候,我们的国家是多么不可思议地团结在一起。没有人质疑其他人的决定。等找到合适的时机再去质疑不迟。”

在他位于密歇根州圣约瑟夫市的门廊里,厄普顿公布了一项提议,旨在使美国的医疗保健体系更加现代化,为日后的大流行性病做准备。他每天晚上在Facebook上发布的消息,让人得以一窥他为维持政治平衡所做的努力。

“弗雷德,你可没给特朗普政府说好话,”杰瑞·利克(Jerry Litke)在厄普顿最近的一篇帖子中评论道,这篇帖子没有提到特朗普。

但帕特里夏·雷塞特(Patricia Resetar)对同一篇帖子也发出了自己的抱怨,她要求厄普顿为政府未能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广泛的新冠病毒检测做出解释。

“说好的检测都在哪呢?”她写道,“检测在哪?为什么你不让这届政府负责?”

厄普顿在接受采访时说,他“在很多事情上不吝给总统好评”,也不怕“在我认为总统错了的时候反对他”。他所在的“紫色选区”(即对两党都没有明显支持倾向),2012年支持了奥巴马,2016年支持了特朗普。厄普顿说,该选区的选民“并不总是支持共和党或民主党,他们只是希望你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如果人们直接按党派路线投票,我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已经败选了。”

在纽约州锡拉丘兹市郊外,支持卡特科的退休销售员加里·迪克森(Gary Dixon)说,他很欣赏卡特科在应对疫情方面“坚持自己的立场”。尽管他在2016年投票给了特朗普,并很有可能在11月的大选中再次支持特朗普,而不是前副总统拜登,但迪克森称,他担心与总统的关联可能会损害其他共和党候选人。

“这是在走钢丝,”他在谈到卡特科和其他温和派共和党人面临的挑战时说。“你必须保持中立才能在钢丝上站稳,但我不认为他的中间立场会使真正的共和党人互相疏远。”


文章转载自网络,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如需处理请联系客服

最新文章最新视频

加拿大必读其他文章

后院起火?美媒报道共和党温和派开始与特朗普划清界限,因其应对疫情太差

后院起火?美媒报道共和党温和派开始与特朗普划清界限,因其应对疫情太差

纽约时报刊发长篇报道,指出越来越多的共和党开始与特朗普保持距离,说明特朗普已经开始影响共和党的选情。在竞争激烈的选区,共和党温和派候选人在处理疫情问题上小心翼翼地保持着平衡。由于特朗普对疫情的应对饱受批评,他们急于和总统“划清界限”。每天晚上,竞选第18届任期的温和派共和党众议员弗雷德·厄普顿(Fred Upton)都从他位于密歇根州西南部的厨房餐桌上,为他的选民发布有关新冠疫情的推送。其中,他强调了自己应对疫情的努力以及来自华盛顿的消息,其中也不乏民主党人的声音。他在Facebook的更新中绝口不提总统特朗普,后者对疫情的应对饱受质疑,威胁到了共和党人今年秋天的选举前景。他也没有提到特朗普煽动性的疫情简报会,因为简报会已经成为一个对民主党人进行党派攻击,以及散布有关新冠病毒可疑言论的论坛。“你必须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厄普顿在接受采访时说。他解释了自己在疫情期间是如何试图引导特朗普的表现...

2020-05-03 07:48:11